• 蛋鸡养殖下载
  • 免费热线400-0893-469
  • 联系人:刘经理 13754110158
  • 电话:0351-7941105
  • 公司网址:sooxxstl.com
  • 蛋鸡养殖开户
新闻资讯
  • 您现在的位置:蛋鸡养殖 > 蛋鸡养殖 > 正文
  • 悬疑脂砚斋与神秘畸笏叟|一芹一脂,是书何幸(茉莉讲古30)


    作者:admin 时间:2019-06-09

    悬疑脂砚斋与神秘畸笏叟|一芹一脂,是书何幸(茉莉讲古30)

    脂砚斋和畸笏叟是谁的说法还有很多,影响比较大的如周汝昌在《红楼梦新证》中提出脂砚斋和畸笏叟是同一个人在不同时期的化名,即曹雪芹的续弦妻子,也就是书中史湘云的原形;吴世昌也认为脂砚斋和畸笏叟是同一个人,是曹宣的第四子,即曹雪芹的叔叔曹硕;俞平伯认为脂砚斋和畸笏叟是两个人,猜测畸笏叟即曹雪芹的舅舅,脂砚斋不详;戴不凡认为脂砚斋和畸笏叟是两个人,畸笏叟是曹頫,脂砚斋不确定;赵冈、陈钟毅认为脂砚斋是曹顒的遗腹子,即曹天佑,畸笏叟是曹雪芹的叔叔或是曹寅内兄李煦的儿子李鼎;还有人主张脂砚斋是曹雪芹的堂兄弟等等。

    茉莉还注意到关于“畸学是狭义版本学”的观点:康熙时期三脂一靖四大原版的版本校书人“畸笏叟”张英(1637-1708)畸记。

    畸学就是狭义版本学,它只限于对康熙时期三脂一靖四大原版进行研究。 畸笏叟是原版版本校书人,因此,其题记即使有批评部分,仍须广义地称作畸记。

    “畸笏叟是原版版本校书人”这个基础性观点,意味着畸记针对的对象是版本而非原稿,这是与狭义脂批大不一样的地方。 正因为畸记指涉版本,所以阅读畸记,理解其中关键概念时,一定要注意其概念的维度是三维的(版本-章回-书页)。 没有任何一条狭义脂批中的概念是外三维的,因为脂砚斋没有长後眼睛,他不知道版本的组织制作或不大关心版本的组织制作。 曹雪芹在创作修改《红楼梦》的过程中,脂砚斋不仅为之作批,而且也还出过一些修改主意,书名定为《石头记》,就是采取脂砚斋的意见。

    另从甲戌本中“脂砚斋甲戌抄阅再评”一语,可知脂砚还担负誊写的任务,起着相当于最初出版者的作用。 个别地方,可能还出于脂砚斋的手笔。

    之所以如此重视脂砚斋的点评,除了他是“红学”的开山鼻祖之外,还在于脂砚斋有很大的概率是熟悉甚至直接参与到书的撰写的人。

    脂砚斋的点评,不但揭示了作者的家世,透露了文中寓意,注释词语典故,更重要的是脂砚斋揭示了全书的主旨和总纲。 也就是说,通过脂砚斋的评语,学者们可以通过这一鳞半爪的点评了解缺失的后四十卷曹雪芹到底是怎么打算的。 这也使很多学者都不承认高鹗所续的后四十卷内容。 甲戌本第一回那条“泪笔”的眉批中大有文章:书未成,芹为泪尽而逝。 余常哭芹,泪亦待尽。 每思觅青埂峰再问石兄,奈不遇癞头和尚何!怅怅!今而后惟愿造化主再出一芹一脂,是书何幸,余二人亦大快遂心于九泉矣。 甲午(按:靖本做“甲申”)八月泪笔。

    这条批语虽然没有署名,但从内容和语气看,应是脂砚所批。 其中的“余二人”就是“一芹一脂”的自称,而作批时芹已逝,当然批者是脂砚斋。 不少学者根据靖本第二十二回畸笏叟眉批“前批书知者寥寥,不数年,芹溪、脂砚、杏斋诸子皆相继别去,今丁亥夏只剩朽物一枚,宁不痛杀!”图七(曹雪芹画像)  让我们尽其所能地还原曹雪芹,靠近这位带给我们爱与温暖的文学家。

    同处一代的诗人潘德舆,曾撰文记录了他目睹耳闻的雪芹的生活状况无衣、断食、寄住在朋友家里。 破屋“茅椽蓬牖”、屋内“瓦灶绳床”,除了一桌一凳,别无他物;他每夜挑灯写书,无钱买纸,便将旧皇历拆开,在背面书写。

      裕王是雪芹的朋友,他在《枣窗闲笔》里惟妙惟肖地写出雪芹的相貌形神雪芹身胖,头额宽大,面带黑色;他善于谈吐,会讲故事,常常使朋友们听得如痴如醉,捧腹大笑,笑断肚肠。

    他幽默风趣,出口成章。   几乎所有雪芹的友人,都不约而同地写出他的神采和禀性:潇洒开朗,善良如水,一身不羁的傲骨。 他最喜爱画“石头”,从朋友敦敏给“石头”画的题诗,可见他的凛然浩气:“傲骨如君世己奇,嶙峋更见此支离。

    醉余奋扫如椽笔,写出胸中块垒时。 ”  苦难时常降临雪芹头上,妻亡子夭等等。

    在那“十年辛苦不寻常”的著书岁月,茉莉心怀慈悲:惟愿脂砚乃如花美眷,伴雪芹渡似水流年。 历史的尘埃落定。 甲戌本、庚辰本等带有早期脂砚斋批语的抄本,透过二百多年的时空,展现在世人面前,而且再也不会失去,使我们今天仍能知道当年有一些叫脂砚斋、畸笏叟、棠村、杏斋的人,在《红楼梦》里同样倾注了毕生的心血。

    否则我们也许永远都不知道这些名字,理所当然地认为《红楼梦》就是程高本现在的样子。

    最后回到最开始的疑惑。 为何脂砚斋的口吻时而男性时而女性时而平辈时而长辈综上所述,广义的脂砚斋,应该视为一个集体的笔名,包括评家脂砚、畸笏叟、杏斋、棠村、梅溪、绮园等。

    图八(红学家周汝昌)谨以此文向红学家周汝昌先生致敬。

    上一篇:王菊新专辑玩蕾丝透视装

    下一篇:白内障患者日常生活中该怎样护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