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蛋鸡养殖下载
  • 免费热线400-0893-469
  • 联系人:刘经理 13754110158
  • 电话:0351-7941105
  • 公司网址:sooxxstl.com
  • 蛋鸡养殖开户
新闻资讯
  • 您现在的位置:蛋鸡养殖 > 蛋鸡养殖 > 正文
  • “九五”之尊与“太监文化”


    作者:admin 时间:2019-06-10

    “九五”之尊与“太监文化”

    “九五”之尊与“太监文化”    孔子进驻北京了,树米的巨像,大有君临天下之势。 具设计者讲,像高米,取“九五之尊”之意。 这里先讲一点“九五”的来由。

      “九五”,乃指《易经》中第五爻,逢阳曰九,故称“九五”。

    又因《乾》卦的“九五”爻辞是“飞龙在天,利见大人”,所以后来的诠释者就定为“九五”为至尊之位。

    把《易经》中的六爻进行了定位,是整个汉代“溺于象占之学”的结果。 先于王弼的京房,荀爽,郑玄,魏伯阳,杨雄等儒士,都以爻位代表天、地、人去对号解《易》,以阴阳爻排位之象去占卜(代表)事物。 汉儒的影响,直到后来治《易》者相继踵之。 其理论建立在《乾凿度》的分析:“初为元士,二为大夫,三为三公,四为诸侯,五为天子,上为宗庙。 ”其意是说,除上爻以外,其他五爻都是指人,仅是地位不同,尊贵有别。 以士人为起点,把六爻依次以上贵下贱、奇为阳、偶为阴进行人事定位。

    九五是君位,即代表君主社稷之器。

    这说明了《乾凿度》不仅“弱于象占”,而且排除平民阶层,而树仕宦阶层法权,特别帝王法权,这与“独尊儒术”的社会环境是一脉相承的。   殊不知,任何一爻,或阴(--)或阳(—)都不能呈事物之象,即代表某种事物,充其量莫过于是事物的一部分。 可悲的是后者多以此为要,以阳九、阴六臆断人事,巫卜吉凶。 稍微有头脑的人都应该知道:《易经》中的阴阳爻是对等的,六十四卦,九五与六五是相等的。 “五为天子”,逢阳爻,为九五,为尊为贵为天子;逢阴爻,为六五,阴为贱,何尊之有?故“五为天子”是不成立的?再说,除《乾》卦“九五”“飞龙在天”以外,还有三十一个卦的“九五”再没有“飞龙在天”了。

    例如《兑》的“九五”爻辞是“孚于剥,有厉”,不仅不“飞龙在天”,反而是被伤害,为凶象了。 “九五”之尊,显然是秦汉俗儒对《易》的歪曲、臆测与附会,也是巫卜之术对《易》的利用。   说起太监,无人不知,它是中国的国粹,也是以儒家文化为主轴的帝王统治下,中国人权的一个侧面。

    直说了把男人像猪狗一样的骟了,让他再无阳刚雄风,只会俯首帖耳,唯诺是从。

    鲁迅称“奴才”文化,笔者认为欠妥。 因为,为奴者,会自认为低贱,从不敢抬头视人,从不敢路中央走路,从不敢高声说话…..,而太监呢,就不一样了,离开主子就狗仗人势的称为主子了。 有经验的老太监还会玩弄主子、欺骗主子、越权主子,知道明史的人都知道太监的利害。

      太监,也是一种文化,它印记着传统文化。 它近似奴性文化但又稍有不同,不同的是太监都有一套阳奉阴违、两面三刀的本事。 对于源远流长的传统文化,国人无不引以为荣,若提起太监,都会叱之以鼻,会以卑微、低贱去定性。

    其实国人骨子里的“太监文化”还是根深蒂固的。

      为什么这样讲呢?中国的传统文化是以儒家文化为主轴,并以此写历史,以此为道统。

    孔圣人是其奠基者。 “忠”,是儒家文化的核心,但孔子从未讲“忠国”“忠民”,而是“忠君”(忠人)。

    臣民忠于“天子”,奴才忠于主子,是传统文化的“道统”。

    天子对其臣民有生杀大权,主子对奴才也是如此。

    臣民、奴才,在“主子”眼里,仅是一头猪、一条狗,把你骟了,一则让你失去刚性,顺从得犹如女人,便于使喚;二则使后宫对性渴望的另一群女奴(妾、妃类)进行性控制,由主子独淫。

      说孔圣人是太监文化的奠基者,会招来“尊孔”者一片骂声。

    骂归骂,事实归事实,如果不承认事实,只为一种偶像去盲目崇拜,这样的人称为“儒”,是不是太可悲了呢?这里举例儒家的教材《论语.乡党》,认识孔子是怎样为“奴”的,以下举上两例:  一,《乡党.二》:“朝,与下大夫言,侃侃如也;与上大夫言,誾誾如也;君在,踧踖如也,与与如也。 ”  这里讲述了孔子在朝中如何与下大夫、上大夫及面君时的动作、神色,谈话的內容、语调,由于等级不同而截然有別。

    对下大夫“侃侃如也”,言辞锵锵、直言不讳。 《说文》:“侃,刚直也。

    ”一副主子之态。

    对上大夫“誾誾如也”,和颜悦色,说些点到为止的门面话、套话。

    《说文》:“訚,和说而诤也。

    ”“诤,止也。

    ”再说,訚为形意字,从门从言,也可认为行业內的应酬话,如现在的“打官腔”。 一副虚伪之态。

    对于君王就先一番大礼,然后“与与如也”赞颂再赞颂,万岁万万岁。

    如何大礼呢?“踧踖如也”。 踧,《说文》:“行,平易也。

    ”应是整个身体平直伏地(五体投地),直身行几步,再如此反复,应像藏民朝圣之姿。 踖,《说文》:“踖,长胫行也。 ”即跪地行走。

    “踧踖”二字组词的大礼,虽然不能定型于某一种,但是从古戏中、从传承至今的礼节中,应该知道,是很“忠君”的,是奴性十足的。 历代的儒生,为了掩饰孔子这奴性十足的“礼”,把“踧踖”释为局促不安,或恭敬而局促不安,应是对汉字本意的剽窃。

      二,《乡党.四》:“入公门,鞠躬如也,如不容。 立不中门,行不履阈。 过位,色勃如也,足躩如也,其言似不足者。 摄齐升堂,鞠躬如也,屏气似不息者。 出,降一等,逞颜色,怡怡如也。 沒阶,趋进,翼如也。 复其位,踧踖如也。 ”  这里记述了孔子在衙门为官的过程,包括进衙门、路上见到在职的官员如何表情、如何进入朝堂、如何出列奏本、奏了本又如何归位的等一套程序。 我们就一字不拉的用现代语言把它表达出来:  (待续)。

    上一篇:进博会倒计时150天:大量企业预约新品首发 龙头企业数量超首届

    下一篇:逾千万考生赶考 2019全国高考今起拉开大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