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蛋鸡养殖下载
  • 免费热线400-0893-469
  • 联系人:刘经理 13754110158
  • 电话:0351-7941105
  • 公司网址:sooxxstl.com
  • 蛋鸡养殖开户
新闻资讯
  • 您现在的位置:蛋鸡养殖 > 蛋鸡养殖 > 正文
  • 道是无晴却有晴--和已婚男人的情爱日记


    作者:admin 时间:2019-06-11

    道是无晴却有晴--和已婚男人的情爱日记

      我有点喜欢琢磨人,是“琢磨”不是“折磨”  很想看清一个人,  但我阅历、智力都远不够,而且智商、情商又足够低    昨天问老公  “你还记得我们大二的时候有一次吵架,你不理我了很久,是什么原因现在能不能问一下?”  老公:“拜托八年以前的事情了我怎么还会记得啊?你犯什么毛病啊”  我:“我说了你别不承认哦,是不是因为军训的时候那个教官对我比较好,所以你不开心?”  老公:“哈哈哈哈,那个教官对你好了吗?我怎么不知道,没看出来”  我:“我们宿舍的人都帮我分析说是这个原因。 我一直都没敢问你,现在突然想起来了就问问呗:)”  ……  我很想知道男人也会嫉妒吗?    大二时候的军训,按照要求本来要去部队军训1个月,但是由于非典,所以在学校里由大四的国防生来担任教官(我所在的学校是兵工院校)。

        军训是件很恐怖的事情,还记得高中时候的军训站军姿,那些女孩子就在我的身边被太阳晒的晕倒过去,教官都不让去扶,任由那些较弱的身体倒在太阳地里。 我身体素质较好,虽然体能训练没有非常难以承受,但是心里还是被磨练。

    我被批的最惨的一次是,晚上六百多人站在操场上唱军歌,要求要吼着嗓子唱,我在队伍里混着没有唱,居然就被逮出来了,教官说大家都在唱,有一个人没有张嘴,天知道说的居然就是我,我被当场点名批评,那晚上全年级的人都知道了我的名字。

    当然后来我表现不错,被安排在队伍检阅的前排,不过军训还是心里的一道坎,有点畏惧。

        大学里的军训是什么样子呢?在学姐的介绍中充满了惧怕  我们的两名教官,都有点高有点黑,身板很直,面无表情,走路昂首挺胸。

    喊口号的时候喊“呀二呀”。

    对我们很严格,都不笑的。

      但是相对于部队里那些士官和新兵来说,要斯文很多,起码不会站军姿的时候用木棍打手,也不会用战靴踢人的膝盖。

    可到底,站着军姿一动不动还是很累的,最可恨的是,如果你一个人不小心动了会连累你所有的同学多站10分钟,这一点最可恶,对人心的虐待。

      当时我和老公已经谈恋爱第二年,进入磨合期,军训的时候正在冷战阶段,谁都不和谁说话,如果不在一个班还稍微轻松,却偏偏要一起上课一起军训抬头不见低头见。

    军训的时候和国际贸易的同学分在一个连队里,国际贸易专业的女生很多,性格也活泼,也爱打扮。

      在中途休息的时候,有一个女生主动和我老公搭讪,  说“我们班上次和你们打篮球的,我见过你啊”。   我老公属于闷骚性的,很腼腆的笑了笑,  那女生说“你教我打篮球吧,我想学,想找个师傅”,  (我和同宿舍的姐妹就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他们的对话大家都听见了,我心里恨的咬牙切齿,脸上还要装着无所谓和她们说说笑笑)  老公根本无视我存在,欣然的答应了,说“好啊”  后来他们聊的很开心,我都不知道还说了些什么,脑子一片空白    从来都没感觉休息的时间那么漫长,终于等到集合了,我心里很不是滋味,站军姿的时候心里还想着刚才那个场景,眼泪大颗大颗的掉下来了,连自己都不知道。

    ……那时候教官就站在离我不远的地方,大概没见过女生哭?或者我流眼泪让他感动了?那教官很小心翼翼的说让我出列休息,当时全班都哗然。

    因我站前排,后面的人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坐在树荫里,他们暴晒在太阳里,远远看着那个搭讪的女生,身材不错还长的挺漂亮的,心里更伤心。

        那教官从远处走过来看看我,问好点没有?为什么要哭?  我撒谎说我胃疼,  教官说女孩子就是娇气,这么爱哭,你一定是独生子女吧?  我说是的,我有点想家了  教官说我也想家  我问你老家哪里的?  教官说福建的  我说我有一个很要好的朋友家也是福建的,他家是莆田的,你家哪里的?  教官说我家是漳州的  我问你家那边很漂亮吧,我听说海水是黄色的  教官说是啊我家乡那边跟鼓浪屿的感觉很像的风景很美很干净不像太原哦  ……  聊的内容大概这些,教官要了我的手机号码,那时候我用的是我的第一支手机诺基亚2100粉色的(公元2003年)    但是那天以后教官都特别照顾我,从队伍里看到我都会跟我微笑点头,晚上训练结束后发发消息,问问训练心得什么,我觉得很正常,可同学们却对我也有一些不好的议论。   军训结束典礼的那天,教官特意的站到我旁边,兴冲冲的告诉我“咱们连的优秀学员我报了你的名字”  ……这句话在场的同学们都听到,他们训练的时候我坐在树荫地里大家也都看到。

    而且我压根不想当优秀学员,我又不想入党,同宿舍的萍萍,努力再努力的要争取这个荣誉,比如投稿,比如晚上苦练军姿……我回到宿舍就听歌写日记。

      这让我怎么面对我的同学们呢?可却是人家一番好意,我说我不当吗?我只好微笑的说“谢谢”,可心里却不自在了。

      从那天开始老公就更不理睬我,好像我犯下了多么不可饶恕的罪行一样,有大半个学期过去,我们都没有说话,没有发短信。 。 。 那个学期是大学四年里无比晦涩的时光。   相册里有一张照片,是军训时候拍的,我和老公穿绿地的军装,我梳两个麻花辫,系着白色的蝴蝶结,像一对革命情侣,那张照片在大学的时候一直挂在床头。     时间有点久了,很多画面还原不了,日记本里应该都写有的,只可惜日记本在几千里以外娘家的书橱里。

        我现在想知道老公不理睬是不是在吃醋?他不肯承认。

    上一篇:5月16日重要公告集锦:乐视网被裁决需回购乐视体育股份 最大回购责任涉及110亿

    下一篇:6月热词 “阴阳合同”娱乐圈的潜规则